石门涧|庐山石门涧|石门涧漂流|石门涧风景区

庐山石门涧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景区动态 > 游玩游记

庐山-我去过的石门涧

2018-03-24 12:25:06 庐山石门涧 阅读

       如果没有石门涧,庐山享誉天下的秀色定会少了一层内涵。

  就好比花朵没有绿叶的衬托,少了灵动之美。 

  这里是石与水组合的绝色画卷,艺术与生命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,世界上没有那个大师能勾勒出这样美丽的人间天堂。 

  水是生命之源,正因为有了溪泾随山势百折曲转,淙淙而淌,石门涧才能展现出宁静之美,或者展现旺盛的生命力量。游走于这样声色并荿的景致中,你既有闲情享受轻松与浪漫,又能体会激流穿过胸堂般的浓与烈,这些都将在惊愕与欣喜中不停的转换。 

  如果说涓涓流水是一次次在心灵上的细语呢喃,轻轻地粘在灵魂深处的低吟浅唱;那么期待或者是神往己久的那飞瀑,往往就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地方,偶尔转过一块壁石就是柳暗花明,人还没有来得及缓过气来,眼前奔雷喷雪般的水花便扑面而来,那像是一群怎么使劲都勒不住缰绳的怒马,直奔惊恐的心坎而来。你根本就无暇顾及周遭细小矝持的花草竹木,只有心思体验这份信手拈来欢腾与欣喜若狂。 

  因为流水是这里最美的主题,融入了生命旋律。人的脚步也是顺水而上,水也仿若是在心坎上淌过,时而激昂时而轻盈,此刻人的精神泉源不知觉便与流水融合在一起。 

  大自然的鬼斧开劈出人间梦幻般的奇景,庐山就是自然界巧夺天工的鸿篇巨作,也勾勒出石门涧灵动奇妙的一笔。匡庐奇秀,之秀在于古老丰富的草木,多姿险峻的峰峦,剔透清洌的溪水,而石门涧基本容入了庐山所有的内涵。置身于谷底抬头望蓝天,那是雨后刚刚诞生的崭新的六月天,水洗过的湛蓝的天空下有两朵白云,白云下有两只盘旋的飞鹰,飞鹰下是四面呼之欲来的山色,翠峦叠嶂,浓密的绿与巨石交相夹杂;西岭有茂盛的原始树林作衣,在六月阳光下呈现出无与伦比的丰腴,那是国画大师泼尽所有水彩都达不到的效果;右岸就不会给你轻松与浪漫了!就怕你不敢仰望:直冲云宵的绝壁峰岩以推毁世界之势倾斜而来,那一刻的惊恐如果倒掉我会不会与大山就永远融为一体了呢?但又在惊魂未定的刹那,又感觉那绝对的不可能会倾到,悄悄地告诉自己不要大惊小怪,心跳自然也由急切转缓慢,一次恶梦般的感觉瞬间化为乌有。那是不可能到掉的历史,慧远大师走过的时代就是那样的险象横生的,徐霞客路过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,还有许许多多路过的被历史遗忘的文人骚客。这些绝壁咄咄逼人了几千年,仍然屹立在历史瑰丽的河山之中。 

4.jpg

  也许大地有了这副骨架,天空才能安然。

 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,精美的石头会唱歌。可能就是说这里的石头是最美的。我认为最美的石头不是长在山峰之上,而是随意散落溪涧之中。山上的石头有锋芒的棱角、沧桑的背景让人望而生畏;而石门涧中的石头经过流水千年的漂洗,经过溪水的纤手百般抚摸,变得圆滑世故,风情万种,无论从那个角度观看都让人心生欢喜。别看它们浑圆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随水滚走,却是硬生生扎入流水之中纹丝不动,有的干脆躺在清澈的溪水深处一动不动,岸上的欢声笑语、红尘世事都无它们无关。潺潺流水,穿过幽林,漫过石头发出的声音似来自天籁,那是石头与溪水一起演凑的音符,只有石头有这样的本领。当然人类更有本领了,人类能战胜自然,改变自然,同时能伤害自然。说伤害就是这些精美的石头遭到人为泛滥的雕刻。如果这些雕刻出自几百年前某个文人雅士的手笔,那么就可以作为远古文化的传播让后人去审视与解读,但现代人却学会了附风趋雅,以商业价值为前提吸引浮躁的眼球,毫不思索地在美丽的石头上雕刻出“爱情谷”“百年好合”“爱池”等等令人懊丧的字样来,字迹也相当精妙绝伦,但涂上猩红色却像是滴出的血,像是心尖上剜过痕迹。。。。 

  令人欣慰的是,石门涧天生丽质的容颜,可以掩盖人为留下的丑陋痕迹,恰如一张娇好的脸 庞,一点细小的雀斑便无伤大雅。这里的奇草异木保护得完美无缺,茂密的叶片鲜嫩欲滴,枝干苍劲造型奇特。树林中有成群的鸟儿,这些鸟很大胆,可能是见的人太多了的缘故,没有谁去伤害快乐的它们,即使你走近了它们都引不起骚乱。 

  要写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可能是我笨拙的笔尖描绘不出石门涧真正的气质。也许是不够细腻,不能真正领略石门涧内涵与魅力,但丝毫不影响我对她的垂爱,她像一颗晶莹剔透的明珠落入我的梦境,在梦里光彩照人。 

  出溪涧的路又是另一条。这一条路更具静谧的诗情画意,别有洞天,层新迭出。我最是喜欢眼前这一片竹林了,大自然给予了株竿稀疏错落不等的布置,像是刻意的,又显得那么随意。冬天的残叶铺满了幽雅的小径,春笋在谷雨前就长成了崭新的竹竿,竹林深处清丽的鸟鸣不时传来,让人的感觉别出新裁。难怪慧远的庙厩就择林而居,倚水而住,并赖在这里不走了。久而久之,慧远终于在这里成为后人膜拜的神。

  突然发现竹林中有一精致的小竹屋,屋顶上铺满了残叶,竹制的屋檐前倾,两开的格子窗,窗前几级石阶斑驳着雨水滑过的痕迹。这屋子颇象《笑傲江湖》中任盈盈居住过的那间,此刻我仿佛看到了她纤指弹拔着古筝,美丽的大眼企望前方。。。.

  可惜我不是令狐冲。 

  如果我的任盈盈在这里等。。。。呵呵,不去想了。



标签:   石门涧游记  江西游记 庐山游记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9 ©2008-2019 www.MetInfo.cn